网站首页 > 科研教育 > 硕导风采

鲍克志

作者:本站 阅读:4867次 发布时间:2013-01-10

火眼金睛抓住疾病的蛛丝马迹
——访市立医院磁共振室主任、硕士生导师鲍克志 

临床医学中,医生的初步诊断和影像检查是相辅相成的。随着医学技术的发展,影像检查的作用更为突出,它是临床诊断的有力佐证,磁共振检查技术尤其如此。

  做磁共振,看片医生的诊断很重要,能够在黑白影像之中,抓住疾病的蛛丝马迹,这不仅需要有丰富的经验积累,更需要练就一双火眼金睛,即扎实的理论基础。市立医院磁共振室主任鲍克志就是其中的翘楚。

  今年9月份,一位6岁的儿童在家长的带领下,来到了磁共振室。这是一个智力发展低于同龄人的孩子,家人带着多方求医,一直无法确诊是什么原因造成的。在门诊就诊时,医生初步诊断是病毒性脑炎后遗症,建议做个磁共振核实一下。可是磁共振的片子出来了,当班的看片医生实在看不出什么毛病,只好请教鲍克志主任。他看了片子,却是大吃一惊,这种病例我之前只见过一次,室管膜下有小结节,这是典型的结节性硬化症症状。鲍克志说,这种病例很罕见,在10多年前遇到过一例。当时的患者拿着磁共振片子跑了合肥多家医院求医,都难以确诊,后来还是在鲍主任这里得到了最终的诊断结果。

  只有将病情确诊了,才能进行相应的治疗。而我们的工作,就是为病例确诊提供科学的佐证和技术支持,鲍克志说。在外人看来,磁共振室的工作主要是依靠先进的仪器设备,可是真正从事这行的医生才知道,人的因素依旧占据着重要的地位,设备做出了客观的影像,如何诊断依旧需要医生的经验积累,见微知著,从细微之处来诊断病情。

  从医近30年来,鲍克志有着多次的华丽转身。1983年从皖南医学院医疗专业毕业后,鲍克志当起了儿科医生,这一干就是10多年。此后,他转身进入行政部门工作。到了1996年,随着磁共振技术的兴起,鲍克志又毅然投入到了影像技术的学习和应用中来,并很快成为了这一行业的专家,取得了诸多的成就:1996年作为负责人成功地开展了磁共振检查技术,1998年开展磁共振胰胆管水成像及耳蜗水成像技术,2010年开展了结肠水成像工作;十余年来在磁共振诊断技术及临床应用中不断创新,取得多次突破。在核心期刊发表多篇专业论文,并多次参与专业研讨及培训,在我市影像学诊断技术交流及发展中起着重要作用。

  和鲍克志主任相处,很容易被他的坦率和果敢所打动,这是一个敢说敢做的人。而对待患者,他却是谦和的。磁共振室和病人的交流相对比较少,会经常遇到患者的不理解和责难。一位手臂酸疼的患者,得知要给他做颈部的磁共振时,对当班医生发起了火:为什么不给我做手臂的检查呢?鲍主任闻讯而来,耐心地给病人解释:你手臂酸疼,就是因为颈椎出了毛病引起的。温言相向,很快就得到了病人的理解和配合。

  病人到这里来,都是因为身体不舒服,我们能够理解他们的焦虑,所以更要耐心服务。鲍克志说,设身处地的为病人着想,这是一个医生基本的职业准则。

  作为科室主任,作为硕士生导师,鲍克志一直将学习放在首位,不仅自己不断的学习,更是将学习的热情传播给身边的年轻人。磁共振技术发展日新月异,3年不出门学习,就会知识老化,跟不上新的科技进展。鲍克志自己不断地在进修学习,更是动员科室成员参加培训、外出学习,眼下科室的8位年轻医生基本上都能够独当一面,成为了磁共振检查诊断技术的新兴力量。 金秀华

相关链接:http://aqdzb.aqnews.com.cn/aqwb/html/2012-11/28/content_256130.htm 

鲍克志在影像学上的体会可以用造诣两个字作结,作为安庆磁共振第一位的操盘手,他在买设备、知设备、懂设备的基础上,结合临床十年的经验,在这一专业中钻出了不少的门道,十余年来,他在磁共振诊断技术及临床应用中不断创新并取得多次突破,尤其是他创新开展的结肠水成像技术,从而为临床术前诊断及预后评估提供了重要参考价值。
  在一个行当中浸淫久了,最终的结果必然是熟能生巧。但巧的程度高低,完全取决于一个人所投入的精力,所选择的突破途径和不可或缺的悟性。老鲍有幸,这三点一样不少。关于第一点,他以大量摄片,大量读片看效果,看区别,弄清相同中的不同,不同中的相同。一年万余张的读片量,一读十多年,以至于他现在拿到一张片子,立马能分出个一二三,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桐城一患者被上海诊断为肝癌,他拿到片子后一看,觉得拍片质量不咋的,再拍,细细一研读,结果出来了,肝部炎性假瘤。至于依据何在?书上还真找不到,要说顶多是癌与瘤所反应出的信号有强弱之别,倘若进一步详叙,它又只可意会,不可言传了,反正说到底就是那一刹那的直觉。书上说,直觉来自数量和经验积累在瞬间的绽放,从老鲍准确的诊断结果来看,此言非虚;关于第二点,是老鲍身上可贵的优点,也是与同行相比的不同之处,他不是那种纯粹意义上的为了读片而读片,而是喜欢带着问题与临床一线打成一片。因为实践是认识的奠基,再实践是再认识起飞的基础。大量的实例论证了片子的结论,而每一个结论又见证了临床的结果。于是,在这种不断循环的过程之中,突破口的定向选择在他的脑海中渐渐明晰起来。从此,这一良好的习惯伴随着他一直到现在,他自己也因此获益匪浅。很多疑而未决,似是而非的问题,一一给出了正确的答案。关于第三点,老鲍喜欢悟,对每一件事,他要在当然的基础上出个所以然。1996年,他在石化医院参与购买安庆第一台磁共振,从设备的结构到参数,从里到外搞了个清清楚楚。正是这段可贵的经历,让他后来对这一类的机型了然于心,各种型号的优劣长短都能说出个八九不离十。这好比现在人用手机,有的人只能通话接话,有的人玩得上下翻飞,各种性能开发殆尽。老鲍一如后者,知之,懂之,驾驭之,这也是他能在磁共振上屡屡出新的奥妙之所在。
  实际上,除了这三点之外,老鲍经历过的经历对他也是一笔比较宝贵的财富,十年临床的儿科医生,三年行政的打磨,1996年的改辕易辙,半路出家的他,总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紧迫感,这种感觉督促着他读书求知,拜师求艺,然后实践出真知,一系列的成绩见证了他努力的过程。他开展磁共振检查技术,1998年开展磁共振胰胆管水成像及耳蜗水成像技术,2006年,开展弥散加权成像、血管增强成像、动态增强成像、波谱分析等新技术,并最终成为硕士生导师,省MRICT影像技术专业委员会及省医院管理影像专业委员会委员,市MRICT协会副主任。(邵美满 都力飞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