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媒体聚焦
媒体聚焦

【安庆晚报】在非洲当医生

作者:陈斌     发布时间:2021-08-20     浏览:139次

  2019年5月,作为中国援南苏丹医疗队队员之一,我来到了非洲南苏丹,开启了一年零五个月的援外医疗。




  南苏丹地处东非,2011年才独立建国,由于常年内战,经济落后,百废待兴。这里的医疗条件之恶劣超出人们的想象。
  我工作的朱巴教学医院,论地位相当于国内的协和,论条件还不如八十年代国内的村卫生室。几排低矮的平房便构成了医院的全部,这里没有电网,没有供水,更没有现代化的医疗设备和药品。
  南苏丹全国注册医生总共才50多个,可想而知这里的医疗资源何等稀缺。中国医疗队担负起了整个医院的正常运行。

  我是新生儿科医生,工作地点在新生儿病房。所谓的病房就是一座建于上世纪七十年代的铁皮房,整个病房没有电力供应,没有自来水,更没有新生儿科应有的医疗抢救设备。几十张国内捐助的婴儿床,一台“鱼跃牌”制氧机便组成了新生儿科的全部。新生儿有三个当地的护理人员轮流值班,尽管一年没有发工资了,她们仍坚忍的守在这里。




  南苏丹经济落后,人们食不果腹,因饥饿、营养不良、先天感染而导致的早产儿特别多。整个病房里每天都有几十个刚出生的孩子,都是早产、低体重、先天感染。没有电力,制氧机用不上,面对缺氧窒息的孩子,我们只能用简易的气囊手动加压给氧;没有营养液,我们只能给不能进食的孩子输注葡糖糖;没有供水孩子不能洗澡,浑身都是胎脂胎便,我们只能自己购买湿纸巾给孩子擦拭;没有抗生素,我们能用的只有国内早就摒弃不用的庆大霉素。
  这样的医疗条件,导致了整个南苏丹住院出生新生儿死亡率高达18%左右,而国内目前出生婴儿死亡率是0.2%。作为一名医生,眼看着那些本该能救活的孩子一个个在我面前逝去,我们的心在抽搐......
  要是能有电、有水多好啊!要是能有呼吸机多好啊!要是能有基本的药物多好啊!要是能......
  条件就这样,不能坐、等、靠。我们是医生,是中国医生,缺医少药的的非洲兄弟眼巴巴的望着我们,渴望我们能帮助他们,能救活他们的孩子。这是他们的期待,更是我们的责任和义务。
  我们只能自己动手用输液皮条做成简易的吸痰器;用输液皮条和矿泉水瓶做成简易的CPAP(简易呼吸机),用橡胶皮圈和医用手套做成简陋气囊加压给氧器。整整一年半,我们就是靠着这个简易而有效的设备,救活了大量因缺氧窒息的孩子。
  一天,我正在新生儿室查房,护士长Fatima匆匆跑进来,怀里抱着刚出生的因早产窒息的三胞胎,三个小家伙黑乎乎的,呼吸急促,呻吟、吐沫,一看就是早产、低体重、吸入性肺炎。我们马上用输液皮条一端插入孩子口腔,没有电力提供负压,我们只能用自己的嘴巴在皮条的另一端用力吸吮,把三个孩子呼吸道里的羊水及胎粪给清理干净,当孩子顺畅的哭出声音时,我知道孩子的呼吸道通畅了。紧接着给予我们自制的CPAP,当孩子急促的呼吸缓解后,汗水早已湿透了我们白大褂。要知道在这里,室外温度是45℃,室内没有空调、风扇,整个房间就像一个大蒸笼。
  这边还没忙完,护士长fatima又在外面叫开了,“Edward,又来一个窒息的”,送来的孩子呼吸微弱,心率缓慢,口腔里全是胎粪,考虑因为是宫内缺氧导致的胎粪吸入综合症。我赶紧用皮条口对口给孩子清理气道,胎粪的恶臭刺激我干呕连连,强忍着胃里的翻江倒海,一点一点用力去吸,尽量避免不把胎粪吸入自己的嘴里。清理完气道,赶紧人工心肺复苏,自制气囊加压给氧、胸外按压、隔了一层纱布口对口人工呼吸。尽管我们很努力,这个孩子还是没能就过来。我瘫坐在地上(病房里没有凳子),擦拭着脸上,也不知道脸上是汗水还是羊水,抑或是孩子的胎粪。我望着Fatima,无助的对她说:“I have done my best!(我已经尽力了!)Fatima拉着我的手,喃喃自语,似在安慰我,又像是在抱怨:“You''re all very well, but this is Africa”(你是好样的,但是这就是非洲!)
  失魂落魄的我走出病房,病房门口就是一颗大芒果树,树底下一个黑人小姑娘向我招手,我走过去,她从地上的塑料布里掏出一个大芒果递给我,冲我笑着说,我知道你是中国医生,你刚才在抢救孩子,我给你芒果吃!我知道在南苏丹食物匮乏,人们一天能吃一顿就是小康之家,一个芒果就是他们一天的食物,我怎能要她的口粮。见我不要,小女孩急了。为了照顾她的自尊和领受她的好意,我对她说,我拿你的芒果,明天我带饼干和饮用水给你好不好?小女孩点点头。

  第二天的早上,我拿了一个馒头、一盒饼干、一瓶水,急匆匆来到芒果树下,小女孩还在这,旁边多了一个小男孩,蜷缩在地上哭。我赶紧跑过去,把我带的东西递给她,询问小男孩为什么躺在地上哭。小女孩说,这是她弟弟,昨晚她弟弟饿的难受,就爬树摘芒果,哪知道不小心从树上掉下来,疼得哭了一晚上。我急忙查看小男孩的孩子的腿和脚,还好腿脚能活动,没有骨折症状,应该是脚踝扭伤。我让小女孩随我到医疗队驻地,我给她拿了红花油,让她帮弟弟涂抹在脚上。而我却再也不敢去面对她正哭泣着的弟弟。在特殊的环境下,人的心也变得极其敏感,我愧疚、自责,我不该要小女孩的芒果,芒果是她们一天的口粮,我要是不拿,孩子就不会去爬树,不爬树,孩子或许就不会受伤。




  离开非洲快一年了,在那四百多个日日夜夜里,我们中国医疗队员努力去做,用我们的全部力量去救治那些无助的孩子。汗水,泪水,激情,无助,贯穿了我们援外医生的每一天。经过一年多的努力,我们让南苏丹朱巴教学医院新生儿死亡率从18%降至12%。面对这来之不易的成绩,我们没有欣慰,更没有自豪,内心里只有深深地遗憾和不甘,要是医疗条件稍微好点,我们就能救活更多的孩子,那该多好啊!
  回国后,穿梭在宽敞明亮的医院病房里,我的脑海里却经常浮现南苏丹朱巴教学医院的铁皮房,还有铁皮房里奄奄一息的孩子。我虽然离开了非洲,但是下一批的中国援外医疗队员还继续留在那里战斗,更值得骄傲的是有中国政府援建的新住院大楼已开始启用,在新的大楼里,有发电机,有中国政府援助的先进医疗设备和药品,更有穿着印有中国国旗的白大褂的中国医生,有了这些,我想南苏丹的孩子会有一个不一样的明天。
安庆市立医院
官方微信公众号
国家医管中心
满意度调查

安庆市立医院

东院区(院本部):安庆市宜秀区天柱山东路87号
南院区(人民路院区):安庆市迎江区人民路352号
北院区(市传染病医院):安庆市宜秀区石塘湖路61号
邮 箱:aqslyy@163.com   邮 编:246003
  电话:0556-5223968 (上班时间)  0556-5225045 (非上班时间)
  电话:0556-5222217(上班时间)  0556-5513259(非上班时间)
  电话:0556-5836970 
皖ICP备06001895 本站访问量统计:
主办:安庆市立医院办公室 技术维护:众和网络

皖公网安备 34080202000088号